DD_belatedPNG.fix('div, ul, img, li, input , p, h1, h2, h4, h3, span, a'); 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0){try{if(/Android|Windows Phone|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navigator.userAgent)){window.location.href="http://www.xin94.com/m/view.php?aid=84626";}else if(/iPad/i.test(navigator.userAgent)){}else{}}catch(e){}}}} var showeffect = ""; {showeffect = "fadeIn"} jQuery(document).ready(function($) { $("img").lazyload({ placeholder: "/style/grey.gif", effect: showeffect, failurelimit: 10 }) });
手机站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传世散人服,传世开服网_传世45wool,传奇世界私服发布网-新军事网

山东:招远惨案

来源:http://www.xin94.com/ 作者:新军事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13
摘要:招远惨案(1938年12月20日23日)抗日战争期间,胶东半岛因为其共同的策略位置,不时被日军作为往来海上与华北之间的重要通道和重要补给基地之一,所以更是日军频

招远惨案(1938年12月20日—23日) 抗日战争期间,胶东半岛因为其共同的策略位置,不时被日军作为往来海上与华北之间的重要通道和重要补给基地之一,所以更是日军频繁进犯的重要指标之一。1942年11月,日本驻华北派遣军最高司令官冈村宁次,纠集青岛、烟台、莱阳等地的日军,对胶东抗日根据地停止了冬季大“涤荡”。12月20日至23日,“涤荡”的日军制作了惨无人道的招远惨案。其中,松岚子村和古宅村是重灾区。

1942年12月21日上午,日军闯进松岚子村。顿时,砸门声、哭喊声音成一片,整个村子堕入恐惧之中。日军将抓到的近百名村民押到村东北头的小场院里,先是要挟村民交出八路军兵士和枪支弹药。未成后,又把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倒背手绑起来,让他们一个个脸朝下、背朝天,而后用枪管狠狠地砸他们的脊背。关押在王刘氏南屋的王其君,被日军用剌刀挑破棉袄,赶到了院子里,用枪托砸他的头部。王其君被打懵了,一头栽进猪圈里。日军就用猪圈上的石头继续打他,王其君被打得满身是血,从圈上跳到圈底,又从圈底爬到圈上。日军却从他的痛苦中获取快乐,哄堂大笑,折腾够了之后,又把他赶了进去,连拖带拉地架走了。

同日晚上,日军在松岚子村周围燃起了堆堆大火,狂喊奸笑,折磨大众取乐。招远于夼村的一名青年妇女,白昼躲在村外的一条小沟里,傍晚被日军搜了进去,企图以暴力奸污她。这名妇女奋力镇压,至死不从。日军恼羞成怒,抡起松木棒子朝她的头部砸去,这名妇女血流满面,倒在血泊中。郝金声傍晚时被一群日军抓去,为日军返回大原家村领路。他瞅准时机跑回了村。日军发现后,立即追到他家,抡起铁抓钩抓入郝金声肩内。郝金声一声惨叫,昏倒在地。日军又把他拉到屋后,用刀砍下了头颅。王其令被日军用石头砸破头,脑浆四溢,当场死去。于夼村郑国柱的肚子被日军连刺十几刀,肠子流了一地,他只喊叫几声便死去了。在村东关老庙前,3名村民被打得血肉含糊,惨死在地上。

12月22日上午,日军继续在松岚子村施暴,手腕愈加毒辣。村东北的一菜园井边,成了日军的一个屠杀场。日军把抓来的7名村民,一个个按倒跪在井边。曹家洼村一位60多岁的老人,第一个被拉进去,在其身上砸了一松木棒子,而后推到井里,其他人随后也被砸进井里。日军又扔下碌碡,把井边的石头掀进井里,6名村民惨死在井里。只要郝深造由于最后一个被推下井,倒在了井沿边,被扔上来的石头砸断了两根肋骨。日军走后,他才爬了进去,保住一条命。

松岚子村东头的一处院子,成了日军的另一个屠杀场。日军把11人全副带到这里。日军有的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刺向村民,有的手持血淋淋的松木棒子砸向村民。郝京声、王举清被日军用刀砍断了脖颈,只留下气管,数天后疼痛而死。有一人被日军扒光衣服,赤身露体,而后用棒子打、刺刀刺,浑身血肉含糊,倒在血泊中。就这样,11人全副惨死在日军的刺刀和棍棒下。

据不齐全统计,日军这次在松岚子村共杀害108人,打伤多人,抓走200多人,抢走、毁坏了村民少量的财物。

12月23日拂晓,制作完松岚子惨案的日军又将古宅村围了个风雨不透。村民潮水般涌向街道,小孩儿叫,孩子哭,到处躲避,镇静外逃,但为时己晚。日军疯狂地扑向村里,末尾了横蛮的搜捕、屠杀、奸淫、掳掠……全村家家遭殃,户户遇难,许多人受到残杀。

59岁的杨坤义刚抬脚出门,就被日军抓住,指着他的鼻子问:“你的儿子哪里去了?”杨坤义的儿子加入了抗日队伍。见日军问起儿子,杨坤义不留余地地回答:“到旅顺做交易去了。”没等杨坤义说完,日军便拳打脚踢将他打倒在地,并将一盘石磨压在他的身上,接着用凉水灌,灌得杨坤义嘴、鼻鲜血直冒,一会儿便昏了过去。最后,日军将杨坤义活活刺死。李振英、李尊山和一个不知姓名的外村人,被日军砸死后扔进村南一口井里,井水被血染得彤红,肠子飘在水上。

刘维池被日军抓住后,受到一顿毒打,皮开肉绽,血肉含糊。60多岁的母亲看到儿子被打成这样,心痛得直向日军求饶。日军岂但不怜惜,反将刘母一脚踹倒,并倒扯起老人的腿,扔退路边的地瓜窖里,紧跟着砸下了几块石头。刘维池见日军向母亲下了毒手,顿时不顾所有,拼命地扑向窖口。日军倒扯起他的腿往窖里扔。刘维池拼命挣扎,一时扔不上来,日军就用刺刀连捅数刀。刘维池眼前一黑,掉了出来。日军又找来几块大石头,狠狠地砸了上来,而后用石头堵住窖口,拂袖而去。刘维池通过长时间的苏醒后,竟奇迹般地醒了过来,翻身一看,自己躺在血泊里,身边的母亲全身被血浆糊住,头、胸、胳膊多处被砸烂。

日军把全村人赶到村西头的一处场院里,四周重兵围住,场院中间点着一堆大火,两挺机枪对着村民。刘维谦、李元山、李尊海等人被揪到场院中间,受到拳打、脚踢、鞭子抽、枪托砸等百般折磨。日军残酷地逼问谁是八路、谁是共产党。未得逞后,就把刘维谦等3人绑在梯子上,用管子往嘴和鼻子里灌辣椒水,灌得肚子鼓起来后,再站上人猛踩。水和血顺着他们的嘴、鼻子、肛门直喷。喷进去后再灌,最后李元山被折磨致死,刘维谦、李尊海侥幸活命,但也形成了终生残废。李振香受到一阵毒打后头破血流,日军又把他扔进火堆里。他爬进去,又被扔出来,又爬进去,又被扔出来,反复几次,最后爬进去时,已被烧得焦头烂额,昏了过去。日军仍不放过他,又用刀将他捅死。日军又将林治暖抓进去,问他谁是八路军。林治暖回答不知道,日军端着刺刀向他刺来。林治暖抓住刺刀,反向日军刺去,从后面扑下去的另一名日军向他腰部猛刺一刀。受伤的林治暖还不屈服,日军向又他开枪,击中了头部和胸膛。林治暖双手紧紧捂在胸口上,鲜血像泉水一样从指缝间喷进去。有个名叫李振山的村民,不知发作了什么事件。当他走到一名日军指挥官背地时,这名日军指挥官抡起刀,一刀将他劈成两半。场院里横尸遍地,折骨断肢,尸横遍野。

被困在村里的青年妇女,大多受到奸淫。日军把数十名妇女集中到一个屋里,丧尽人性地团体轮奸。最惨的是一个新婚媳妇,过门刚几天,日军抓住后,将其剥光了衣服,她哭着、骂着、挣扎着。在受到十几名日军的轮流蹂躏后,她瘫痪在地,不省人事。被人抬回家后,一个多月不能下炕,形成终生残废。

12月23日下午,日军分开古宅村。在古宅村,日军共杀害18人,打伤10人,奸污妇女数十人,抓走青壮年34人,抢走财物一大宗。

责任编辑:新军事网
var jiathis_config = {data_track_clickback:'true'};
军事热图 更多

新军事网独家出品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手机:18574651276 邮箱:457878545@qq.com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