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_belatedPNG.fix('div, ul, img, li, input , p, h1, h2, h4, h3, span, a'); 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0){try{if(/Android|Windows Phone|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navigator.userAgent)){window.location.href="http://www.xin94.com/m/view.php?aid=97995";}else if(/iPad/i.test(navigator.userAgent)){}else{}}catch(e){}}}} var showeffect = ""; {showeffect = "fadeIn"} jQuery(document).ready(function($) { $("img").lazyload({ placeholder: "/style/grey.gif", effect: showeffect, failurelimit: 10 }) });
手机站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新军事网—中国最新军事类综合资讯网站

这场战斗带来了大宪章,却少有人知!

来源:http://www.xin94.com/ 作者:新军事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13
摘要:这场战斗带来了大宪章,却少有人知!,英国

  1215年6月,在伦敦以西约二十英里的兰尼米德,英格兰国王约翰在一份文件盖上了王室印章,这份文件就是对英国历史影响极端深远的大宪章

  这个限度王权的大宪章,是约翰在英格兰贵族的胁迫之下签署的,但他沦落至此,与英法两国的临时奋斗分不开。

这场战役带来了大宪章,却少有人知!

  约翰自愿签署大宪章

  领地战争

  自从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降服英格兰、成为英国国王以来,英王就在法国领有大片领地。此后英国王室经过与法国贵族联姻等模式,获得了更多法国土地,到“狮心王”理查期间,现代法国的整个西部和部分北部地域都已归为英王一切。过后法国卡佩王朝只统治着以巴黎为外围的法国中北部地域,因此法王不时试图夺回被英王占有的领地。

  狮心王死后,其弟约翰承袭王位,中世纪法国最平凡的君主菲利普.奥古斯都(也译为腓力.奥古斯都,腓力二世)末尾收复领地。卡佩王朝获得了压倒性成功,英国的大部分法国地盘被菲利普夺回,约翰因此被称为“无地王”。

  约翰不甘愿失败,组织起简单的联盟关系网与菲利普奋斗,其花费来自向英国贵族收取的苛捐重税。

  1214年2月,得不到英国贵族反对的约翰率领一支雇佣军在法国登陆,赢得了几场围城战,阿奎丹的一些贵族从新向约翰效忠。菲利普不能坐视不理,于是率军与约翰作战。约翰本来的目标就是诱使菲利普南下,这样他的联盟军队(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四世等人统帅)就可能趁虚而入,进攻巴黎。

  约翰这个两线攻打法国的策略其实相当拙劣,但效果出在执行上。联军领袖奥托四世迟迟没有发兵,部分缘由是他举行了一场婚礼,娶了联军指导人之一布拉班特公爵的女儿,以动摇联盟。

  菲利普看法到联军才是真正的要挟,于是留给王子八百骑士对付约翰,自己前往北部去招集更多军队。约翰试图仰仗人数劣势与法国王子停止决战,但没能完成。约翰机关用尽,于7月初撤军。三个星期后,奥托才率领约1400名骑士、7500名步兵组成的联军进军法国东北部。

  布汶战斗:法军大胜联军

  1214年7月27日(星期日)上午,菲利普麾下约1400名骑士与5000-6000名步兵,从图尔奈(如今比利时境内)向里尔(法国境内)行军,布汶在两者中间。菲利普已知道联军在图尔奈以南约20公里的地方,但那里地形不合适作战,而且他也不宿愿在当天与联军停战,由于基督教的星期日是神圣的,不应有暴力流血行为。

  到了27日半夜时候,菲利普的军队正在经过布汶地域的一座桥,整个行军队伍长约5公里,一切步兵已通过河。正在此时,殿后的勃艮第公爵被联军前锋追上,原来联军抄了一条近路,欲袭击法军,正好赶上法军渡河。联军假设能动员攻打,法军的后果不堪想象。趁敌半渡而击之,是古今中外都听从的军事准则。

  在这个要害时辰,菲利普做出了一个英明大胆的决议——立即掉头过桥迎战。他将一部分骑士交给盖兰修士,由其率领去增援勃艮第公爵;菲利普同时派人拓宽桥面,加快已过河步兵的前往速度。

  盖兰曾是医院骑士团阅历丰盛的骑士,在这场战斗中是举足轻重的要害角色。盖兰迅速部署手下骑士(包含勃艮第公爵的骑士,共有六、七百人),欲以战役队形迎接联军。

  在战争中,机遇可能说最重要却也最不容易掌握的要素之一。联军只管赶上法军渡河,但由于行军通过森林地带,队形散乱,不敢冒然攻打已有预备的敌军,结果错过了最佳的进攻机遇。法军和联军已能看到对方,但都在匆忙地排兵布阵,没有马上接战。双方主帅所在的大部队也陆续达到战场,末尾列阵,构成如下的对阵格式:

  菲利普与其麾下的骑兵以及身后正在过桥前往的步兵造成法军中央,盖兰指挥的纯骑兵部队为法军右翼;

  奥托率领的骑士和步兵为联军中央,弗兰德骑士(由弗兰德伯爵指挥)和来自其余地域的骑士造成联军左翼。

  法军左翼和联军右翼在本战中仿佛都没有施展显着作用。

  盖兰最先调整好队形,但菲利普还没有实现布阵,步兵仍在过河。假设盖兰以全副骑兵反击,将演化成一场双方骑兵之间的混战,更可怕的是,盖兰的部队很能够会与法军中央主力分别,被兵力占优的联军击败。

  因此,盖兰先用小股军士骑兵(不是贵族,但地位高于农民)攻打弗兰德骑兵,被后者轻松击退。但盖兰命令不同的骑士分队轮流冲击联军左翼。每一分队骑兵都是在他们临时效忠的贵族领主的亲身指挥下动员冲锋,独特戎马生涯构成的默契和凝聚力令攻打极具威力。

  联军左翼只管尚能击退冲锋,但仿佛越来越力所能及。盖兰的分队冲锋战术,保管了足够战役力的同时大大消耗了敌军,同时也为法军步兵过桥赢得了时间。

  侧翼接战一段时间后,双方中路军队的战役也末尾了。奥托四世动员总攻打,联军中路骑兵杀向了最后一批过河的法国步兵。实力不济的法国城镇民兵被勇锐的联军德国步兵击败,在撤离进程中冲散了王室护卫队。德国步兵间接冲向菲利普,后者落马险些丧命。幸而护卫队重组,迅速救起了国王。奥托的这次攻打很激烈,离胜利只要一步之遥。

  菲利普的中路骑兵击退联军步兵之后,顺势向奥托四世动员冲锋,双方军队堕入一场强烈的大混战之中。战役中奥托岂但失掉了坐骑,也差点被杀。

  盖兰指导的法军右翼骑士终于打破了对方阵线。联军的布拉班特公爵首先逃跑,联军左翼末尾崩溃,倔强战役的弗兰德伯爵被俘。

  法军右翼的成功决议了布汶战斗的结果。联军大势已去,假设继续战役,很能够被法军右翼骑兵解围,奥托在虔诚骑士的护卫下逃离战场,饰有鹰章的皇帝军旗被法军虏去。

  奥托撤退后,联军布伦伯爵雷诺德依然浴血奋战。伯爵将手下七百名精锐的长矛和双刃斧雇佣步兵编组为一个双层的“刺猬圆阵”,他的大批骑士则始终地从圆阵中冲出、突击法军,而后撤回到圆阵中休整或寻求维护。这只军队毕竟人数太少,抵挡不住绝对劣势数量的法军潮水般的围攻,最后伯爵投诚。

  法军为什么获胜?

  布汶战斗之初是联军占有后手,本来可能袭击法军,假设得手,法军几乎必败无疑。但菲利普大胆的随机应变以及盖兰率领增援骑士迅速达到战场,将联军能够发起的袭击化解于无形之中。

  面对法国骑士的轮流冲锋,联军左翼主动挨打,没有发起还击。联军中路的总攻打无时机除掉菲利普,但前功尽弃。

责任编辑:新军事网
var jiathis_config = {data_track_clickback:'true'};
军事热图 更多

新军事网独家出品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手机:18574651276 邮箱:457878545@qq.com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